貓黑黑

斜線於我都是有意義的。
屏蔽內容需用電腦開啟。

雌兔腳撲朔

【舞駕二郎受】雄兔眼迷離

※本台立場:標題殺人、羞見天顏系列;毀滅(三觀)的噴射白光、寶寶不污。


※後台管理:媽媽,我做了一個夢:三百粉絲的禮物(密碼見評論)。

【S受】港區異聞錄

《海的兒子》

被他打撈上岸的是一名有著光潔大腿的男人,大野智開始期待這個人不會開口說話,想像一種豢養,摩挲他的未來。

下一秒,就被字正腔圓的日語打擊了,甚至不是外國人呢,但是漂亮的眼睛卻很有故事,如夢幻泡影,閃電打中了心臟,大野智臉紅心跳,用公主抱起男子,飛也似的回了家、求了婚。

罐頭拉環充當婚戒,細微地刮傷了櫻井翔右手無名指,血淚在眼眶打轉,忽然之間、無法言語;蝴蝶從胸口飛出,撲簌簌地點點頭,大野智吻上了他,幸福如魚得水。


《白孔雀》

在爺爺家的庭院底,發現了籠子裡的一對孔雀、和一名光潔的男孩子,相葉雅紀為得如此玩伴笑了開懷,陽光刺眼,但男孩的影子深沉如夜,小手牽著小手卻踏不出...

【S受】男孩也心動的方式番外:彼氏的少女心

※前情提要與資料來源:男孩也心動的方式;《少女心事合集》丸子安利菌


01

正拍攝電視劇的大野智,即使八點半收工還是一回家沾上床就想睡了,從後方摟抱著坐在床緣用電腦的櫻井翔,頭埋進那人的頭髮裡,好聞的氣味更讓人欲眠。

「翔くん換洗髮精了呢。」

櫻井翔在大野智軟綿綿的叫喚中紅了耳朵。

02

櫻井翔在黎明前的天色中發現一名蹲在他家門口樓下的中年男子,男子一見到他就笑著站了起來,下一秒被溫熱手掌撫握住脖子的櫻井翔才意識到大野智喝得有多醉。


「大野さん,至少讓我開門好嗎。」


03

二宮和也並不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喜歡上小個子學長的,但那人站在階梯上逆著光的身影,讓他好想抱...

【ANS】優しい光

相葉雅紀從來都數得清,櫻井翔落下的步子,要再多遠才能追過或並肩,但他選擇微妙地保持一個腳步的距離,走呀走,踩成十年的印記。


因為退著看,他才數得好、才能笑笑也無妨地上前或往後,然後發現自己已退成一座湖泊,霧濃得化不開,水面訴說不該被穿越,清冷到頭,上岸的只有相葉一人。


總是汗涔涔的,相葉以為活在陽光裡頭就不怕曬黑,影子卻怕痛、總是哭。沒人看見櫻井翔被二宮和也牽進比較偏遠的休息室,相葉數了一下,到那裡還要走三十二步。


房間裡頭的二宮邀請櫻井在沙發坐下,四周都是塵灰飄散在微光中,格外鮮明,像他最熟悉的兩個輪廓。


站著也貓背的男人打了一個響指,將坐著的男人推倒在靠背上,那人配...

【榎本×吉本/田子】同謀、上

論屏蔽的實質意義:存在於熱度的減少、作者的白髮及肚餓。


內文


※後台管理:晚餐時間。

懷念過去自己文字上的嚴謹(話嘮),從前文看到結尾都改用空行填空了,


然而未來心不可得。

© 貓黑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