貓黑黑

斜線於我都是有意義的。
屏蔽內容需用電腦開啟。

【成瀨領×藤堂步】一緒に寝ようか、上

自己滿佈傷痕的身體,只贏得了同情,而不是感情。

那不是他要的,藤堂步想。他多麼渴望成瀨領可以徹底佔有他,就像件二手的玩具,也能帶來過快樂。

剛被成瀨領帶到身邊時,藤堂步還只敢怯怯地喊他先生,而不是爸爸。

對藤堂步而言,比起爸爸,成瀨領更像是一道彼得潘的影子。藤堂步被給予了一間寬敞舒適的房間,嶄新的宛如他接下來的人生。但藤堂步一直睡不好,無論他再如何摟緊被子,拼命蜷縮自己小小的身體,依舊抵擋不住那好似燒焦東西的煙味竄入他的眼耳口鼻,跟隨他的名字糾纏不清。

又一次被汗水浸濕睡衣後,藤堂步決心要規劃一場小小的冒險,他收拾好自己的枕頭,打開房門,拖著長長的棉被出發了。

於是隔天早上成瀨領在自己房門前,捕獲了一隻裹在棉被團裡,只露出頭頂髮漩的小獸,像是在替他守門似的,睡得天塌不驚。


「你在看什麼?」

「我已經睡不下了呢,你的房門口。」

「是啊,你都快比我高了。」

成瀨領伸手拍了拍藤堂步的頭頂,那柔順的觸感讓他不禁微笑著又搓揉了一下才放開,但要收回的手卻被藤堂步抓住,向他撒嬌似的晃著。

「真討厭啊,長高什麼的⋯」

「爸爸可是很欣慰的喔。」

稍微用上目線看向成瀨領從容的臉,藤堂步將握住的手牽往自己的腰間,然後眼角帶笑地靠在成瀨領身上。

「說得也是啊,在這層意義上的話,果然是長大了比較好吧。」

成瀨領卻只微笑地順著藤堂步的動作將其拉到懷中,很自然地給了一個擁抱,完美父親般的姿態,瞬間掃去了所有曖昧。

「嗯,真的是太好了。」

感受到氣氛掌控權被奪走的藤堂步,賭氣地乾脆將臉埋在成瀨領的肩膀上,不讓任何人看見他的表情,一邊用少年柔軟的聲線抱怨著。

「領さん真是狡猾的大人⋯」

藤堂步那悶著的嗓音,聽在成瀨領的耳裡倒是一種讓人收不回笑容的甜膩。


藤堂步叼著吐司坐在餐桌前端正地切著盤子裡的荷包蛋及火腿時,成瀨領將一大杯牛奶送到藤堂步面前,一如過去每個早晨。

略微仰頭灌下一大口牛奶後,藤堂步伸出舌頭舔去了殘留在嘴唇邊的白色液體,毫無自覺地抬頭看向不知為何臉色變得有些陰翳的成瀨,在對方的注視下緩緩開了口,卻說到一半就被打斷。

「學校下個禮拜要——」

「三方會談。我知道的喔,爸爸已經在做準備了。」

對著揚起溫柔笑容的成瀨領,藤堂步反而安靜了下來,一會子的沉默雖然沒有打破什麼,但依然隔出了些距離感來。

「嗯,領さん果然什麼都知道啊,真不愧是天使律師呢。」

並非挑釁或其他,藤堂步只是闡述著事實,然而敏銳如成瀨領自是捕捉到了其中那一絲擔心的意味,笑著將毫無動搖的大手拍上藤堂步小巧的腦袋。

「並沒有那種事情,步只要平安長大就好了。」


那是無需干涉的意思。

小的時候,藤堂步總希望自己能變成一件行李,好讓成瀨領隨身攜帶他。但事與願違,無論他躲藏進行李箱幾次,最終都會敵不過睡意而被抱回自己的小床上。

他們從來沒有一起同床入睡過。

儘管從小他就為此努力著,不僅毫無結果,藤堂步甚至感到了一種挫敗,明明是很願意讓他撒嬌的人啊,卻又在一些奇怪的地方擺出要人認清現實的架子,都快搞不清楚矛盾的是誰了。

手指撫過進路調查表上,由自己寫上的法學部三個字,雖然是早已決定的志向,卻在此刻覺得很不踏實。

如果在同樣的場域工作的話,就真的能更接近他一點嗎?


沒有答案。

藤堂步俐落地解出黑板上的數學題目,一邊想著,倘若人情世故是如數學這般,一定有解答或算式的東西多好,即使對他來說掌握其中的要領並不難,可終究人心也並非單純的東西,聰明的人往往最先受到傷害。

坐在他旁邊的女同學,在藤堂步回到座位上時溫吞地稱讚了他,那種簡單的話語中透露出的愛慕,竟讓藤堂步不禁溫柔地笑了,大約是某種奇怪的感同身受吧。

或許,下次我也該用直球決勝負呢。


「這個做不到呢。」

接殺出局。不、那是打擊的一方吧,我是投手的話,應該是被打出全壘打的無措嗎?

懊惱的藤堂步此刻終於想起來,自己在棒球上似乎沒有什麼天賦。

「到底為什麼不能跟我一起睡覺啊?」

比平時稍大的音量顯示這是一顆情緒不穩的變化球。

「因為步くん也不想跟被稱作爸爸的男人一起睡吧。」

「領さん才不是什麼爸爸呢,是——」

成瀨領用大拇指輕壓住藤堂步還欲說話的嘴唇,其他手指摩娑著藤堂步的下巴,明明是溫柔不已的動作,卻讓藤堂步感受出他的嚴厲,眨眼間已不再是能夠反駁玩鬧的氛圍,藤堂步艱難地吞嚥了口水。

修長優雅的手指往下撫過藤堂步不甚明顯的喉結,成瀨領才終於又笑了出來,面容也變得如往常一般和煦。

「現在還是喔,步くん。」

打者、保送上壘。

目送成瀨領走出房間的背影後,藤堂步隨即躺倒在床上,連哭的力氣也沒有,只想好好睡一覺。


接下來的日子被切割成小孩與大人的樣子,氣氛不再是流動的,而成為凝噎無語的局面。

藤堂步覺得自己彷彿還是那個無能為力、被暴力相對的孩子,只是那時的暴力是燙的;這次的卻冷的像雪。


评论(2)
热度(73)

© 貓黑黑 | Powered by LOFTER